点击“特教观察”关注更多内容

共同战疫

2020年 2 月 20日

据国家卫健委统计,截至2月20日0时,全国累计报告确诊病例74576例,死亡病例2118例,出院病例16155例,疑似病例4922例。

消息来源:央视新闻

金亚芳老师

金亚芳老师就职于杭州市萧山区特殊教育学校,现任校教导主任,为萧山区特殊教育核心师资团队语文教研成员,从事特殊教育已有16年。

她在第六届“最美杭州人――感动杭城十佳教师”领奖台上这样说道:“我叫金亚芳,我是杭州市萧山区特殊教育学校的一名特殊教育教师,我从事特殊教育已经有16年了,虽然我们的孩子可能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缺陷,但是对我来说,他们就跟天使一样,还是非常可爱,我非常喜欢他们。”

今天让我们走进金亚芳老师的特教生涯。

初走进特殊教育

2003年9月,萧山特教学校顺应全区特教发展新形势,开始招生第一批智障学生。当年,金老师作为新分配到学校的第一个培智专业毕业的师范生,义不容辞地担任了首届培智班班主任的重任。新学期伊始,孩子们来报到上学了。虽然早有思想准备,但眼前孩子们的各种情状还是让她错愕不已,班级里面的学生虽然不多,只有8个,但是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特点:不会握笔,上课随意走动,注意分散,“橄榄屁股”,更有整天嚷嚷着要回家、流涎、尖叫、执拗等问题行为,班级乱得像一团麻,着实让金老师难以招架。

工作伊始,压在肩上的这份重担简直让羽翼尚嫩的年轻姑娘喘不过气来。她常常彻夜难眠,左转右想,寻找突破。慢慢地,金老师理清了头绪,从学生日常生活开始,如厕、清洁、整理明规则;排队、做操、行走讲秩序;早读、就餐、午休守纪律,起早贪黑,日复一日从不懈怠对孩子的帮扶指导。渐渐地,孩子们逐渐习惯了在学校里的作息安排,也逐渐向金老师敞开心扉。

每一次特殊的关怀

但金老师对学生的关爱并不仅仅停留在校园内,班中小沈同学患有脑瘫,父母离异后,他跟着年迈的外公、外婆生活。但两位老人年老体弱,还患有白内障,虽然上下学只有短短十来分钟的路程,却总是迟到。金老师家访后得知情况,就主动承担起了接送小沈上下学的责任,每天上班前先去把小沈同学接来,下班后再把他送回去。寒来暑往、一任刮风下雨,一坚持就是两年。

为了小沈以后学会独立上下学,金老师利用午间休息时间带领小沈到校外熟悉线路、认识站牌、乘坐体验,直到小沈同学自己能够独立坐公交车上下学为止。金亚芳老师说:“我在想他总是要独立的,然后就是慢慢地让他坐公交车,我坐后面,等他先上来我再上,司机也认识他了,慢慢他就自己会做公交车 ,两年以后我才放手 。”

在教育中学习

近年来,培智学校招生的特殊学生障碍日益严重,类型复杂:自闭症、多动症、注意缺陷、脑瘫、智力障碍、唐氏综合症、多重障碍等都会齐聚一个班级。这样的情形挑战着教师的专业能力,倒逼着教师的专业提升。学习,学习,再学习,唯有此才能有的放矢做好各类学生的教育工作。

小宇同学是萧山特教学校招收的第一个自闭症孩子。孩子的内心世界冷暖自知,金老师几次沟通均收效甚微。孩子沉溺在自我的小世界里,以后怎么去适应这个社会,怎么办?作为班主任的她看在眼里,焦在心头。为此购买翻阅了许多自闭症教育方面的书籍,了解到自闭症孩子的心理、行为特点,对小宇的问题有了清晰深刻的理解,对小宇的教育干预思路也明朗起来。沟通的通道缓缓开启,坚持两年后小宇已经能主动向老师问好,并能和同学和谐相处了。

她常感慨:“如果没有专业书籍的引领,我哪能想到这么多的金点子,点石成金啊!”

让孩子更有尊严地生活

2011年金亚芳走上了学校教导处的工作岗位,把部分工作重心放在了培智学校的职业教育上,努力让特殊学生有一技之长,成为残而不废、自食其力的人。

她奔走在各地学习经验,网罗职业信息,足迹遍布萧山多个手工业重镇,努力寻找适合特殊学生的技能。同时,校内开设了餐厅服务、客房服务、清洁卫生、汽车美容等课程,锻炼学生的居家生活能力。经过三年职高课程学习,不少特殊孩子都找到了适合的工作岗位。

她说,在这片特殊教育的园地里,教师可能没有培养天之骄子的荣耀,但却有一份静静的守候、期待和成就,我们要帮这些特殊孩子平等地成为社会生活的参与者、创造者,让他们融入社会、生活得更有尊严、更有意义。

参考来源:杭州网

图文来自网络